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達路吉力的故事


達路吉力的故事

「雖誦千句偈,若無義理者,
不如一句偈,聞已得寂靜。」

【千品 (第 101 偈)】


  這偈法句是佛陀在給孤獨園時,對達路吉力說的:

  有一次,許多人坐船出海去玩,很不幸船在大海中觸礁,船底破個洞 ,海水漏進船裡。海裡的大魚、烏龜等順勢侵入船中,吞噬船難中沉溺的 人。唯一倖存的達路吉力緊抓住一塊浮木,飄流到彼岸,在蘇巴勒格柏德 納村子上岸。此時,達路吉力連遮身的衣物也沒有了,他在叢林裡找些樹 葉樹皮圍裹身軀,又撿了一個骷髏當做缽,進入村子乞食。村子裡的人看 見他這副模樣,都認為「阿羅漢」應當就是如此,以為看到阿羅漢會得到 幸運,所以非常尊敬他,五體投地禮拜他。

  達路吉力暗地裡想:「倘若我不是穿著樹皮,且捧著骷髏當做缽,必 定沒有人會如此禮敬我。」然而,很多人稱呼他「阿羅漢!阿羅漢!」因 此,他彷彿也以為自己就是所謂的阿羅漢了。

  有一天,達路吉力遇見以前的老朋友,老友認出是他,很坦白地告訴 他:「你不要再騙自己了,你一點兒也沒有阿羅漢的特質,我看不出來你 有什麼阿羅漢的樣子。」

  聽了朋友的真心話,達路吉力覺得很慚愧,心想:「我真的錯了,我 竟以為自己是阿羅漢。」他問朋友說:「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真正的阿 羅漢﹖」朋友答道:「有!從這個地方向北走,有一個舍衛城,城裡住著 一位佛陀,他就是阿羅漢,同時,他也指導修學阿羅漢的法。」

  於是,達路吉力連夜趕往北方,第二天早上即到達舍衛城。由於他迫 切地想要看見阿羅漢,要聽聞阿羅漢的法,所以雖然徹夜趕路也絲毫不覺 得疲倦。

  他到了舍衛城,即前往寺院。一走進寺院,看到許多比丘正在飯後經 行,就問:「你們為什麼經行﹖請問佛陀在哪裡﹖」

  比丘們回答說:「我們剛剛吃飽飯,若是立刻坐下來會容易懶散,經 行則可以幫助消化,也會感覺舒服。至於你想拜訪的佛陀,現在正在托缽 ,還沒回來,你需要再等一些時候。」

  有比丘問他:「你從哪裡來的﹖」

  達路吉力說:「我從蘇巴勒格柏德納來的。」

  比丘說:「哦,你遠道而來,一定累了,請過來洗腳、擦油,先休息 一下,等佛陀回來的時候,你再去拜見他。」

  達路吉力卻說:「師父們,這樣不行,我不能再等,我要趕快去找佛 陀。」

  他不洗腳也不休息,就循著佛陀托缽的方向走去。途中他看到佛陀正 在托缽,動作緩慢而穩重,如獅子般地莊嚴。達路吉力即上前五體投地禮 拜佛陀,並跪著說:「世尊,請告訴我一個法──從現在到未來,長久對 我有益處的法。」

  佛陀對他說:「達路吉力,現在我在托缽的途中,不宜說法。」

  達路吉力說:「師父!在輪迴當中,有些人還沒有拿到食物就死了, 我不知道是您會先死還是我先死,所以請您為我說法。」

  佛陀再度推卻說:「我正在托缽,不宜說法!」

  達路吉力第三次懇求的時候,佛陀心想:「這個人已經滿心喜悅想要 聞法,我沒有辦法可以制止他了。」於是佛陀就對他說:「既然如此,你 要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看就看。」

  聽了佛陀這一句話,達路吉力頓時領悟,成了慧解脫阿羅漢。達路吉 力同時請求佛陀讓他剃度出家。佛陀問他有沒有缽和袈裟,他說還沒有, 佛陀便說:「你去找缽和袈裟帶來。」說完,佛陀就離去了。

  達路吉力去找缽和袈裟,在半路上突然有一隻牛狂奔過來,把他撞死 了。他死了以後,屍體被扔到垃圾堆。佛陀和比丘們用餐後,走出寺院看 到達路吉力的屍體被棄置於垃圾堆,佛陀便叫比丘們用一塊木板把屍體抬 到城外燒掉,將骨灰堆起來做一個小塔。

  回到寺院以後,佛陀將發生的事情告訴比丘們,並且說:「在家居士 中,最快成為慧解脫阿羅漢的,就屬達路吉力了。」

  比丘們問:「他什麼時候證阿羅漢的﹖」

  佛陀說:「當他聽法的時候,證得阿羅漢的。」

  比丘又問:「什麼時候世尊為他說法的﹖」

  佛陀答道:「就在托缽的途中。」

  比丘們說:「我們從來沒有聽過途中說法,世尊您講的多還是少﹖有 沒有特別的法﹖」

  佛陀說:「比丘們,不要秤量法是多還是少!你們若是聽了千萬個沒 有意義的法門,倒不如一句有益的話呀!」

  於是佛陀誦這一偈法句:

「雖誦千句偈,若無義理者,

不如一句偈,聞已得寂靜。」

  比丘們聽了以後,深受法益,得須陀洹果。


翻譯者: 護法法師 (尼泊爾籍)(依巴利文翻譯)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