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質多手尊者的故事


質多手尊者的故事

唯  默 整理

「心若不安定,又不了正法,
信心不堅者,智慧不成就。」
「若得無漏心,亦無諸惑亂,
超越善與惡,覺者無恐怖。」

 【心品第 38、 39 偈頌】


此一偈頌,是佛陀在舍衛城祗樹給孤獨園的時候, 為一個七次出家、六 次還俗, 最後證得阿羅漢果的質多手尊者所說的:

 舍衛城有個牧牛的年輕人,因為遺失了一頭牛,跑到森林裏四處尋找,直 到中午時分,終於找著了那頭牛,將它趕回牛群裏。此時這位年輕人方覺口 乾舌燥,飢腸轆轆,於是他走進森林裏的一所寺院,向師父們頂禮之後,一 旁坐下,比丘們見他飢餓的樣子,就對他說:「桶子裏還剩 下些飯菜,去 吃吧!」

佛陀時代,人們因為佛陀的威德教化,常常佈施供養佛陀及出家比丘, 因此比丘們經常可以得到米飯、咖哩食物等豐盛的供養,所以這位年輕的牛 仔,在桶子裡獲得一頓飽餐。飯後他向比丘們致謝並問道:「尊者們今天到 什麼地方應供啊?」「沒有,優婆塞!這和平時乞的一樣。」

他想:「我日夜辛勤工作,卻無法賺得如此美味又豐盛的食物,在家生 活有什麼好呢?不如出家算了。」

於是他向比丘們表達出家的意願,希望加入他們的僧團生活,比丘們說 :「善哉!優婆塞, 歡迎你成為僧團的一份子。」

他剛出家,倒還勤快,對於僧團分派的執事從未怠慢,又因為人們供養 佛陀及比丘們的衣食非常豐厚,不久他就變得又肥又胖。

但是出家不久,他開始感到厭倦,心想:「我為什麼要過這種乞討的生 活呢?還是還俗吧!」於是他便離開僧團回家去了。

才在家沒幾天,因為缺乏食物,身體又瘦了下來,於是不免又想道:「 我為什麼要受這種挨餓的苦呢?還是出家去吧!」於是又回到僧團。但是過 不了幾天,他又覺得修行沒意思,又還俗回家去了。回到家沒幾天又覺得不 快活,又想到要出家:「我為什麼要當個在家人呢?我要出家去!」於是又 重返僧團……。如此反反覆覆。當他第六次離開僧團還俗回家去後,比丘們 都認為他是一個愛幻想,不能掌握自心,一任心念遊走不停,隨時會改變心 意的人,因此就稱他為「質多手尊者」。

因為他不斷捨戒還俗回家,他的妻子懷孕了。有一天,他從林裏工作回 來,不禁又想到出家的種種好處,於是走進臥室要取他的袈裟,準備第七次 出家。當他走入臥室,他看見妻子躺在床上睡覺,髒衣服掉了滿地,妻子嘴 巴張得像蛤蟆,嘴裏淌著口水,鼻子鼾聲大響,還不時發出吱吱的磨牙聲…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具腫脹的屍體。他心中猛然一震:「這不就是無常與 苦嗎?我曾數度出家,但為了她,我始終無法安住在僧團,真是愚痴!」於 是他拿起袈裟,將之綁在腰際,毅然決然地奪門而去。

住在隔壁的岳母看見女揟匆匆出門的樣子,心中訝異地想著:「他剛從 林中回來,馬上就綁著袈裟出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趕緊跑過來女兒這 裡,看到女兒醜態畢露的睡相,隱約看出了端倪,他對床上的女兒喊到:「 起床啊!妳這貪吃好睡的女人!妳丈夫看了你這般醜陋的睡態,已經厭離而 去了!此後再也不會為妳留下來了。」

「媽!您別吵!他能離開多久呢?過幾天他就會回來了。」女兒睡意猶 濃,囈語般的回答。

質多手尊者走在路上,腦海中不時浮現方才妻子的那一副睡相──昔時 的嬌柔不知何時變了樣?他反覆地思索無常和苦,終於得法眼淨──證須陀 洹果。當他回到僧團,比丘們都說:「我們不能再接受你加入僧團了,你一 次次的剃除鬚髮,卻始終沒有剃除你心中的貪瞋癡等雜染,你的頭已經像是 專門用來磨刀的磨刀石了,你如何能安住僧團,做一個真正遠塵離垢的出家 比丘呢?」

「尊者們!請慈悲再接受我一次吧!」他懇求著。 比丘們想到他以前對大眾的種種協助,最後答應再給他一次機會。幾天 之後,他不但證得阿羅漢果,同時具足四無礙解,很多不知情的比丘偶而會 開玩笑地對他說:「怎麼這麼久還不還俗呢?如果你想太太就回家吧!」 「尊者們!當心中仍有執著時,我離開;但此刻我已斷除一切執著,不 會再離開了。」質多手尊者說。

比丘們對質多手尊者的話仍然將信將疑,因而請示佛陀,世尊說道:「 比丘們!這是真的,你們不須懷疑。當他心不堅定、不能了解真正的法義時 ,他總是善變而徘徊在出世與入世的生活中;然而此刻他已超越了一切是非 善惡,不再有執著或恐懼了。」世尊因此而又說偈言:「心若不安定,又不 了正法,信心不堅者,智慧不成就。」「若得無漏心,亦無諸惑亂,超越善 與惡,覺者無恐怖。」

 與會大眾同霑法益。


翻譯者: 護法法師 (尼泊爾籍)(依巴利文翻譯)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