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尊者周利槃陀伽的故事


尊者周利槃陀伽的故事

「奮勉不放逸,克己自調伏,
智者自作洲,不為洪水沒。」

【不放逸品 APPAMADAVAGGO (第25 偈)】


  在王舍城有一大富人家的女兒,因為父母的嚴厲管束,禁止女兒與外 界來往,反而促成了女兒與家僕的一段戀情,進而畏罪私奔,兩人到了一個 不為人知的地方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之後妻子懷孕了,臨盆之前,她想到 夫妻兩人要撫養一個小孩很辛苦,於是建議丈夫一起回到她父母身邊,做丈 夫的唯恐主人怪罪,遲遲不敢答應妻子的請求,妻子也知道丈夫的顧慮,但 自己究竟是他們親生的女兒,無論如何,父母還是不會為難她的,主意既定 ,於是她將家中整理一番,並請鄰居代為轉告她丈夫,就獨自回家去了。誰 知在路上孩子就出生了,所幸丈夫即時趕來,兩人認為已無回家的必要,就 相偕踏上歸程,並將那在路上出生嬰兒取名叫做『路』(Panthaka)。

  不久,她又再度懷孕,一切經過如同上次一樣,第二個男孩同樣地在回 父母家的路上出生,於是老大取名『大路』(摩訶槃陀伽Mahapanthaka), 老二取名『小路』(周利槃陀伽Culapanthaka),夫妻倆帶著兩個孩子又回 到原先居住的地方。

  小孩漸漸長大,看到別的小孩有很多叔叔、伯伯,就問他們的母親:「 我們沒有親戚嗎﹖」「是的,孩子,在這裡我們沒有親戚,但是在王舍城, 你有一個非常富有的外祖父,以及很多的親戚在那兒。」「那為什麼我們不 到那兒呢」兒子問道。夫妻倆經過一番商議,終於帶著兩個兒子回到王舍城 。她請人送信給自己的父母,告訴他們已帶著兩個兒子回到了故鄉,她的雙 親聽到這個消息後如此說道:「在生命的輪迴中,誰不曾互為父母、子女、 兄弟姐妹呢﹖只是,在這一世中他們那麼深地傷了我們的心,要再讓他們生 活在我們眼前,已是不可能的事,叫他們帶著這些錢到他們喜歡的地方去過 活,不過,還是讓他們把孩子送到這兒來吧!」於是夫妻倆不得不依著雙親 的意思將兩個孩子託付信差,帶著 雙親給的錢,傷心的離開王舍城。

  兩個孩子在外公、外婆家漸漸長大,小路還小,大路卻已能和外公一塊 兒去聞佛說法,因為常親近佛,聆聽法音,心中乃升起出家的念頭,外公得 悉非常高興,就帶大路去跟隨佛陀出家,大路出家後,十分精進,而且深解 佛陀教法之義諦,不久即證得阿羅漢果,並度他的弟弟──小路出家,然而 小路生性闇鈍,大路教他一個偈頌:「注視著佛陀的光耀,讚嘆佛陀的光明 ,如清晨紅蓮之綻放,亦如麗日中天。」小路花了四個月仍學不會此偈,原 來在迦葉佛時代,小路曾經是個聰敏慧黠的出家人,因為開玩笑的模仿一位 遲鈍比丘的模樣,妨礙了那位比丘因被嘲弄而不願再學習,也不願再複誦他 所學,由於此一業因,小路此世生為呆鈍之,每每學了一字就忘了前面所學 的一字,如此四個月過了,即使他很努力的學,還是記不得那個簡單的偈誦 ,大路只好對他說:「花四個月的時間都不能記好一個偈,如何能做好一個 出家人呢﹖你還是離開吧!」然而小路喜愛佛法,並不想還俗過在家的生活 。

   有一天耆婆長老前來邀請佛陀和他的弟子們明日去接受供養,大路負責  安排僧眾應供的執事,就將小路排除,不令前往,小路知道後非常傷心,他 想:「尊者接受那麼多比丘應供的事宜,獨獨將我除外,顯然我兄長對我已 失望透頂,我留在僧團還有什麼意義﹖倒不如還俗回家,多行布施等善行, 過在家生活。」隔天清晨就離開僧團準備回家,佛陀在這天清晨以神通觀察 娑婆世界,得悉此事,就比小路更早到他所經過的路上,並在門前漫步,小 路看見佛陀就前去頂禮,佛陀問明原委,就叫小路到佛陀身邊學習,佛陀以 佈滿千輻輪的細軟手掌撫摸小路的頭,並將他帶到小香屋,讓他在跟前坐下 ,而後佛陀用神通變化一塊淨布給小路,對他說:「小路,你好好留在這裡 ,面對著東方,用心的搓揉這塊布,並隨時記住一句話:『把污穢除去,把 污穢除去』。」

   應供的時間到,佛陀率領比丘眾到耆婆長者家中,坐在已舖設好的座位  。而小路也面對著太陽坐著,邊搓邊念:『把污穢除去,把污穢除去』,但 那塊布被他一搓,竟愈搓愈髒,於是他心想:「這塊布原是非常乾淨的,因 為我的緣故,改變了它原來的樣子,變得這麼髒。因緣和合的事物的確是無 常的!」他心中於是產生了對變異、毀壞的深切體悟。佛陀知道小路心中的 感受,就以神通力再進一步對他說:「小路,這塊布因為灰塵而弄髒了,你 不想想你心中也有如塵灰般激動不穩的情感嗎﹖去除掉這些」並說偈言:「 貪著是塵垢,亦非常真塵垢,塵垢乃貪著,住於佛陀正法之比丘,不為塵垢 所縳。瞋恚是塵垢,亦非真塵垢,塵垢乃瞋恚,住於佛陀正法之比丘,不為 塵垢所縳。愚痴是塵垢,亦非真塵垢,塵垢乃真愚痴,住於佛陀正法之比丘 ,不為塵垢所縳。」

   佛說偈已,小路立即體悟證果,同時具足四無礙解,一切三藏的義理全  了然於心,事實上,小路過去生中曾是個國王,當他繞城巡行時,汗水從他 的額頭淌下,他用乾淨的布一拭,布變髒了,他心中有所感:「因為這身體 ,如此乾淨的布改變了它的形態而髒了,因緣和合的事物的確是無常的。」 因為對無常的思惟,成就他開發智慧的重要助緣。

   (在耆婆長者家),長者為佛陀送上供水,佛陀用手蓋住他的缽,問道  :「還有比丘在寺陀中嗎﹖」大路尊者答道:「世尊,沒有比丘在那兒了。 」

   佛陀對耆婆長者說:「還有,還有。」

   於是耆婆長者差遣一人前往寺一探究竟。

   那時在寺院中的小路尊者想:「我兄長說寺院中已無比丘,我要讓他們  看看尚有比丘在此。」於是,整個芒果園到處是比丘眾~有人在縫製僧服、 有人在染衣、有人在閱讀,所變化出來的一千個比丘各自做著不同的工作。 打探消息的人一看這一情景,回來報告耆婆長者說:「主人,整個芒果園到 處是比丘僧,小路尊者也在那兒」小路尊者變化出一千個像他一樣的比丘後 ,就坐在美麗的芒果園,等著接受邀請。佛陀對那回消息的人說:「你到寺 院裡去說佛陀傳喚小路尊者」他去之後,依此傳喚,誰知一千張嘴竟都回答 :「我是小路,我是小路。」那人再度回來說:「世尊,他們每個人都叫小 路尊者。」世尊告訴他說:「你再去,看誰第一個說『我是小路』的,你就 抓住他的手,其他的就會消失不見了。」他照著做,一時一千個比丘都不見 了。小路尊者就和他一道前往耆婆長者的家。

   用齋結束時,佛陀傳喚耆婆長者,對他說:「耆婆,握住小路尊者的缽  ,他將為你說齋後的祝願與開示。」耆婆依教奉行,小路尊者即如年輕的獅 子般,以三藏的甘露法義做一次如獅子吼般的飯後祝願與開示,而後,佛陀 即離坐,率同僧眾回到精舍。

   傍晚時分,比丘們聚坐一處,論佛威德,大家都認為無上正等正覺佛世  尊,只在一頓飯之間就令小路尊者證得阿羅漢果,同時具足四無礙解,了解 三藏法義,佛陀的威德不可思議。

   佛陀在小香屋以清淨無礙眼觀知此事,就出小香屋來到法堂中央,佛光  四射,即開示大眾:「比丘們,小路尊者不只此世是呆鈍的,過去生亦是如 此,而且他亦不只是此世依止我,過去世亦依止我,不過過去生我使他獲得 世間的財富,現在則令他擁有出世間的財富。」

   比丘們於是要求佛陀詳述過去的故事:昔時,波羅奈城有一個人到竺剎  尸羅大學求學,因為為老師服務,在五百個求學者中,他成為師長的學法住 校生,從為老師按摩腳到所有的事他都做,但因為他呆鈍,並沒學到任何東 西,老師心想:這學生對我幫忙太大,我有心教導他成為有學養的人,卻因 為他的資質不夠而不能,但為了回報他對我所做的一切,我要為他創編一個 咒語。

   老師帶他到林間,將所創編的咒語──〝努力,努力,為何如此努力﹖  對此,我很清楚,我很清楚〞,重覆地教了他好幾百次。之後對他說:「人 一旦擁有一項技藝是永不會忘失的,去吧!好好記住這咒語,每天要不斷不 斷地背誦,不要忘記了。」說完就送他回家了。

   當他回到波羅奈城的家中,母親以極高的敬意與榮耀,心想:「我的兒  子已學成回來了。」

   當時,波羅奈的國王想要了解民情,並想了解百姓他治理國事的看法,  有一天就微服出巡。

   那時,有兩個小偷正在挖一條通向兩戶人家的地道,國王就躲在屋子的  陰影中看著他們,當他們挖好地道潛入屋中正在尋找財物時,那個從竺剎尸 羅回來的學生正好醒來,口中背誦著他老師所 教的咒語:「努力,努力, 為何如此努力﹖對此,我很清楚,我很清楚。」小偷聽到後以為行竊被發現 ,嚇得落慌而逃。國王看到這一幕,回到宮中後,第二天就傳喚一個人來對 他說:「你到某某地方去有被挖了地道的房子,那兒有個從竺剎尸羅學成回 來的年輕人,把他帶來﹖」使者依旨前往將年輕人帶回王宮。國王就對他說  :「將你所學的教教我吧!」年輕人就把老師教的咒語傳授給國王,國王就 給他一千個金幣當做報酬。那時,城中的將軍以一千金幣賄賂國王的理髮師 :「當國王刮鬍子時,你假裝幫他刮鬍子,然後用剃刀切斷他的喉嚨,屆時 ,你是大將軍,我就是國王了。」國王刮鬍子那天,理髮師用香水在國王鬍 子上塗肥皂,手持鋒利的刀,握住國王的前額,心想:「一定要一刀切斷他 的喉嚨,這剃刀有點兒不夠鋒利。」於是走到一旁去磨剃刀。此時,國王記 起自己的咒語,隨口誦道:「努力,努力,為何如此努力﹖對此,我很清楚 ,我很清楚。」理髮師一聽頓時嚇得直冒冷汗,將手中的剃刀掉落在地,匍 匐在國王的跟前,國王心知有異,就對他說:「嘿!惡劣的理髮師,你以為 國王什麼都不曉得嗎﹖」「陛下,請原諒我。」「可以,不用害,怕將事情 原原本本說出來。」「陛下,將軍給我一千個金幣,要我在幫國王刮鬍子時 切斷國王的喉嚨,他要當國王,我當將軍。」國王大怒,就將將軍放逐。接 著傳喚老師,對他說:「老師,因為你的關係,保全了我的性命。」之後對 他崇敬有加,並賜與尊榮。

   佛陀說完過去生的故事後說:「小路尊者過去生中亦是呆鈍的,因他曾  依止我,故獲致世間的財富得以自立。比丘們,不只現在依止我,以前也是 。過去生中,我令他接有世間的財富,現在,我則令他獲得出世間的財富, 那時,小富翁的學生就是小路尊者,而會 觀星相的智者就是我。」

   「比丘們,在我的教法中,只要是精勤不懈的人,一定可獲得超越世間  的法益。」佛因此而說偈言:

奮勉不放逸,克己自調伏,
智者自作洲,不為洪水沒。

   佛說此偈已,會中多人證得須陀洹等果位,這教法助益了整個教團。


本文印刷版載於臺南維鬘佛教傳道協會會訊。[84 ('95) 07]

翻譯者: 護法法師 (尼泊爾籍)(依巴利文翻譯)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