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笛沙的故事


尊者的足跡

**     -笛沙的故事**


(尼泊爾籍)   護法法師 主講(依巴利佛典)

謝 素 鳳 整理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若人懷此念,怨恨不能息;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若人捨此念,怨恨自平息。」

【雙品 YAMAKA-VAGGO(第 3 及 4 偈)】


  兩偈法句是佛陀在舍衛城的時候,為笛沙尊者而說的。

  笛沙尊者是佛陀的表兄弟(佛陀的姑母之子),笛沙很老的時候才跟 隨佛陀出家,仰仗著佛陀的關係,接受了很多供養,衣食豐厚,因此不久 笛沙就變得又肥又胖,穿起袈裟來就顯得臃腫不堪,偏偏他又喜歡在接待 訪客的大廳坐,每一次前來拜謁佛陀的比丘們看到笛沙年老的模樣,都以 為他是一位出家很久,德行很高的比丘,當下就在客廳裏先頂禮笛沙尊者 ,甚或幫他老人家按摩手腳,舒緩筋骨,笛沙尊者從不分辨,默然不響地 一一接受比丘們對他所有表示尊敬的行為,而且還時常擺出一副大法師的 派頭。

  有一次,一位年輕的比丘前來拜見佛陀,笛沙一如往常,在客廳裏傲 然地坐著,似乎又再等著年輕比丘來向他頂禮膜拜,誰知年輕比丘劈頭第 一句話便問:「你出家多久了﹖」(按一),笛沙很不高興地回答:「我 沒有戒臘,我老了才出家的。」(事實上未滿一年),年輕比丘一聽,毫 不客氣地說:「你這算什麼出家人﹖老了出家還不知遵守戒律,不知待客 之道,也絲毫沒有慚愧心。」說罷一巴掌打得圓滾滾的笛沙眼冒金星,昏 頭轉向,笛沙被打,面上無光,惱羞成怒的問道:「你來做什麼﹖」「我 來拜見佛陀。」「你以為我是誰﹖我要砍掉你的根。」(按二),笛沙尊 者說罷即跑到佛前哭訴,年輕比丘也隨後跟來,向佛陀頂禮後,一邊坐下 。

  佛陀問道:「你為何哭﹖」「這個比丘打我、罵我。」「你當時在那 裡﹖」「在客廳。」「這個人來時,你有沒有看到他﹖」「有。」「你有 沒有起來迎接﹖」「沒有。」「有沒有幫忙拿缽和袈裟﹖」「沒有。」「 他進來時,你有沒有問他要不要喝水﹖」「沒有。」佛陀溫和的說道:「 這些都是新出家比丘必需要遵守的規則,否則就不要到大廳坐,你沒有依 照這些規則去做是你的不對,他打你並沒有錯,你現在應該向他頂禮道歉 。」

  笛沙老比丘說什麼也不肯道歉;「他打我、罵我,我不要道歉。」佛 陀好言好語地勸他:「你不要這樣,這是你的錯,你應該道欺。」「我不 要!」佛陀最後說:「你這個不聽話的比丘;過去如此,這輩子還是改不 了舊習氣。」於是佛陀演說了以下有關笛沙尊者 過去生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年老的苦行者到一作陶的人家借宿,陶家很高興的恭請他 住下,再晚一些,又有一年輕的苦行者也來要求借宿,陶家徵得老苦行者 的同意,兩人共住一間房間,但是這位老苦行者卻對這位年輕苦行者有傲 慢的心理,很自然地輕視這位年輕人,以為年紀輕輕,那有什麼修行﹖

  夜裏睡覺時,老苦行者就睡在靠門的地方,年輕苦行者半夜醒來要出 門小解,在黑暗中不小心踩到老苦行者的頭髮,老苦行者痛得醒過來,年 輕苦行者很不好意思地連連道歉,老苦行者也無可奈何,為了避免年輕人 再重蹈覆轍,這一次,老苦行者就掉轉方位,將頭部移到腳的位置,誰知 年輕人回來時也走不同的方位,唯恐再踩到老苦行者的頭部,就這樣陰錯 陽差地,又不幸踩到老苦行者,這一回更嚴重──踩到脖子,老苦行者痛 得大叫,怒罵道:「你這個少年仔,是存心踩死老夫﹖」年輕苦行者心裡 非常惶恐,一再道歉,說他不是故意的,老苦行者那裡肯相信,一口咬定 年輕人存心歹毒要害死他,並且咀咒道:「要是誰錯了,在明天太陽出來 時,誰的腦袋就爆開。」

  年輕苦行者躺在床上仔細思惟方才所發生的經過,確定自己沒有錯, 如果這樣,明天早晨太陽出來時,腦袋爆開死掉的就一定是老苦行者了, 想到這裏,心下起了一念不忍──他不想讓老苦行者因為這事情而送命。 於是年輕行者也運用神通,在太陽出來之前,集中所有的烏雲將太陽緊緊 密蓋住,因此,這一天太陽始終沒有露面,整個城國一片愁雲慘霧似的陰 霾,不知情的老百姓以為是國王昏庸失德,才使得天候如此,一時民怨沸 騰,國王卻瞭解這種情形可能是城裏住著修行者的關係,一聲令下,立刻 查出陶家兩位修行者的事,年輕苦行者向國王稟明原諉,為了挽救老苦行 者的性命,害得全國百姓不見天日,也著實過意不去,因此就想了一個辦 法:在陶家取了一團陶土罩在老苦行者的頭上,當太陽出來時,將老苦行 者溺在水裏,只剩頭上那一撮陶土。

  這事老苦行者那裏肯依,認為自己沒有錯,國王只好動員全國的衛兵 將老苦行者抓住,強行在老苦行者「頭上鞍頭」,此時年輕苦行者才解開 神通,一時撥雲見日,就在太陽要出來的那一剎那,衛兵們迅速將事先浸 在水中的老苦行者的頭往水裏一按,只露出頭上那一團陶土,說時遲那時 快,那陶土作的頭果然爆開了,老苦行者因此逃過一劫,幸免於難。而那 位老苦行者正是笛沙尊者。

  笛沙尊者在聽了佛陀演說自己過去生中的故事後,豁然有悟,於是心 平氣和的向年輕 比丘道歉。

  佛陀因此而說偈言: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若人懷此念,怨恨不能息。

『彼罵我打我,敗我劫奪我』,若人捨此念,怨恨自平息。」

  佛說此偈己,會中大眾同霑法益。

  按一:依照南傳的戒律,兩位彼此不認識的比丘第一次見面都會互相請問出家多久,亦即戒臘,確定自己戒臘少於對方後,依律就該向對方頂禮。

  按二:意即踢除對方出家的根源,使他還俗,笛沙仗勢自己是佛陀的 親戚,以為自己有這份能耐。


本文印刷版載於臺南維鬘佛教傳道協會會訊。[84 ('95) 10]

翻譯者: 護法法師 (尼泊爾籍)(依巴利文翻譯)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