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護眼尊者的故事


護眼尊者的故事。

諸法意先導,意主意造作。
若以染污意,或語或行業,
是則苦隨彼,如輪隨獸足。

【雙品  YAMAKA-VAGGO(第 1 偈)】


  這一句法句,是佛陀住在祇樹給孤獨園的時候,對護眼尊者所說的。

  在舍衛國裡,有一個富翁,非常有錢,但是他沒有兒子,有一天這位富 翁到河邊洗澡,回來時,在路邊看到一棵大樹,他心想:這棵樹一定有一位 樹神,他便把樹週圍的環境打掃乾淨。他跟樹神祈求說:如果讓我有個孩子 ,我就來酬謝。之後,他便回家了。

  後來,他的太太真的懷孕了,十個月之後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字「護」 ,一年後,太太又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小護」,並將大兒子改名「大護」 。長大各自結婚後,雙親也 過世了。

  有一天,大護看到了很多人拿了很多的香、花,到舍衛國的給孤獨園, 他問那些人:「你們要去那裡﹖」「我們要去聽佛陀說法」,他就跟著大家 去聽佛陀說法,他坐在最後面。當時佛陀說了六種教法,分別是:一、布施 -教人們不要貪;二、持戒-為了我們生命的安全;三、如何上天堂-就是 要到好的地方;四、要如何攝收六根-為了內心的平靜;五、在家對的煩惱 和障礙;六、出家修行的好處。大護聽了之後,內心非常的快樂,他想:如 果我死後,我的兒子、財產、太太,都不能跟我一起死去,甚至連我的身體 也不能跟我一起去,那我在家有什麼好處呢﹖我決定要出家。所以,他走到 前面向佛陀頂禮,並請求跟隨佛陀出家修行。佛陀問他:「你需不需要徵詢 家人的意見才出家﹖」「我有一個弟弟在家」「那你先去問你弟弟的意見」 佛陀說。大護回家後,告訴弟弟說:「家裡的一切財產都歸你,我要跟隨佛 陀去出家」弟弟說:「你要開玩笑了,父母過世後,你就有如我的父母,你 怎麼能出家呢﹖等到你老了再出家吧!」大護回答道:「你也不要開玩笑了 ,等我老了,我的手、腳、眼睛、頭、牙齒……身體的每一部份都不靈了, 怎能行如此奧妙的法呢﹖」由於大護決心要出家,便不顧弟弟的苦苦哀求, 逕自到佛陀處出家了。

   他跟隨他的師父一起住了五年。有一天,他到佛陀前問:「出家人的責  任是什麼﹖」佛陀回答:「年輕時有兩條路可選:一是要讀書、學習,二是 要修習禪定。」他說:「我已經老了,不能讀書了,我要修習禪定。」佛陀 告訴他一些修習禪定的方法,他便跟著一群比丘到森林裡去修習禪定。他非 常精進,甚至不倒單。因為他的不倒單,沒有睡覺,導致眼疾,兩隻眼睛都 看不見了。三個月結夏完畢,護眼尊者回到佛陀住處,住在離佛陀不遠的另 一寺院裡。

   有一次,護眼尊者到祇樹給孤獨園的寺院去禮拜世尊。一天晚上,尊者  在慢步經行中,無意間,踩死了一群昆蟲,隔天早上,一群比丘去看護眼尊 者時,發現了那一些昆蟲的屍體,他們對護眼尊者很不諒解,就將這事件稟 告佛陀,佛陀反問這些比丘,他們在什麼地方看護眼尊者殺了這些昆蟲了﹖ 比丘們一時啞口無言,世尊說道:「你們沒有看見他殺生,正如他沒有看見 活著的蟲身一樣,況且,尊者已經證得阿羅漢果,不可能故意殺害生靈,甚 且是濫殺無辜」,會中有一比丘請問世尊,尊者既已證得阿羅漢果,為何還 是瞎著雙眼﹖世尊因此說了以下的故事:

   護眼尊者過去世有一世曾經是個醫生,靠醫術謀生,有一次,一個雙目  失明的婦人,來請求醫生為她治療眼疾,這位婦人自允,如果尊者能夠為她 治療雙眼,她將帶著她的孩子們,一起來尊者家為,僕供他使喚,以報答他 的恩情。但當她的雙眼漸漸復明之時,婦人唯恐復明後必需履踐諾言,當醫 生的奴僕,因此她就向醫生撒謊說,情況變得更糟了,事實上,婦人的隻目 已經完全復原,醫生自己心下明白,知道婦人說謊,意圖狡賴,頓時起了一 念報復之心,他將計就計,不動聲色地為她換了另一種眼藥,從此,婦人的 兩隻眼睛永不復明。由於這一惡行惡業,尊者在他往後的好幾世生命輪迴當 中,都失去了眼根的 作用─雙目失明。

一切事心為前導,心為主使,由心所作成,

假使人以穢惡的心,不論語言或行動,

苦惱就追隨著他,

如輓車的牛,車輪隨足蹄。

   佛說此偈已,會中有三千比丘證得阿羅漢道。


本文印刷版載於臺南維鬘佛教傳道協會會訊。[84 ('95) 03]

翻譯者: 護法法師 (尼泊爾籍)(依巴利文翻譯)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