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皈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代序(《法句經》, Dhammapada, 白話文版(含巴利文法分析, 蘇錦坤 著 2021)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禮敬世尊、阿羅漢、圓滿自覺者

代序

有法友問及此處巴利《法句經》文法分析的來源。我必需坦白,這些文法分析得自近代的巴利學者與僧侶,他們則得自更古老的南傳上座部僧團。而且,我必需提醒:此處的文法經過我的演繹和詮釋,有些部分可能是錯誤的而需要進一步訂正。

近代有不少版本將巴利《法句經》翻譯成當代白話文字,或將漢譯《法句經》翻譯成現代白話,在此之後,應該有一本翻譯談到文法結構,和對應偈頌所呈現的風貌。

此一專題希望建立一個討論平台,來呼應此項需求,希望有人接棒持續改進。

出處:書房夜話 381:巴利《法句經》與漢譯《法句經》,第四品〈花品〉(臉書社團--瀚邦佛學研究中心 2021-01-19-13:49 更新 (原貼 2021-01-18-21:49)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91306231038114/permalink/1740342609467797


Wei-jen Teng: 蘇錦坤 蘇老師的語法解析對於巴利經典的學習非常有用!隨喜讚歎!

蘇錦坤: (to:Wei-jen Teng) 開頭的地方,我將 optative 祈使句,imperative 命令句和 causative 使役動詞一律翻譯成「祈使句」,現在我後悔了,可能還需找時間回頭改。

文法方面,我是「略識之無」,期望「方家」賜教和訂正。

我認為這一系列貼文較有獨特貢獻的地方,應該是「漢巴對應偈頌」與「各品的總結」。


鄧偉仁教授回答:巴利語動詞語法術語sattamī (optative)與pañcamī (imperative)的中譯的確有點麻煩,即使是英語翻譯也不完整,因為sattamī optative語氣表達:可能、應該、意願(會);而pañcamī imperative表達命令、請求以及願望。所以很難用一個術語翻譯。過去常常把sattamī optative翻譯成『祈願語氣』,其實是有些誤導的,因為如果我們要表達『願眾生快樂』用的是pañcamī imperative。 causative 翻譯成『使役動詞』是比較沒問題的。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91306231038114/permalink/1741736249328433


蘇錦坤 Ken Su, 獨立佛學研究者 ,藏經閣外掃葉人, 台語與佛典 部落格格主



巴利文經典最突出的特點,同時也是缺乏同情心的讀者最感厭倦的特點,就是單字、語句和整段文節的重複。這一部分是文法或至少是文體所產生的結果。 …,…,…,

…,…,…, 這種文句冗長的特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長時期中三藏經典只以口授相傳。 …,…,…,

…,…,…, 巴利文經典令人生厭的機械性的重覆敘述,也可能一部分是由於僧伽羅人(Sinhalese)不願遺失外國傳教師傳授給他們的聖語 …,…,…,

…,…,…, 重覆敘述不僅是說教記錄的特點,而且也是說教本身的特點。我們持有的版本,無疑地是把一段自由說教壓縮成為編有號碼的段落和重覆敘述的產品。佛陀所說的話一定比這些生硬的表格更為活潑柔軟得多。

(節錄自: 巴利系佛教史綱 第六章 聖典 二 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