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心雜誌--妙心法雨﹛第 33 期〔87('98).09.01〕﹜


菩提心的修習次第(一)

■主講:傳道法師◎1992年7月25日講於美國Akron OHIO
■整理:郭 誌 英

壹、前言 各位同修,大家好!很高興有此機會與大家研討印順導師著作:《學 佛三要》之〈菩提心的修習次第〉。我們做事業、求學問,首先必須瞭解 幾個關鍵:第一、要清楚自己的方向、目標;第二、動機要純正;第三、 方法要正確。如果目標正確、動機高尚,但是方法錯誤,還是無法竟其功 。學佛,也是得依著這三綱要。 大家看過印順導師的《學佛三要》這本書嗎?印順導師是目前佛學界 的泰斗,不僅在臺灣,連一向瞧不起華人的日本人,對印順導師的學德也 是敬佩得五體投地!印順導師不僅學問高深,其德行、所修所證,皆非一 般人所能望其項背的!印公著述的特色──人間佛教,強調佛出人間,佛 所關懷的是此地、此時、此人的淨化,樸實無華。有些沽名釣譽,講究怪 力亂神的人,惟恐被其論述拆穿了西洋鏡,就反過來說印老學問不錯,但 沒有修行,事實上不是這樣的。 傳統佛教將看經、聽經,稱為解門;而將誦經、打坐、拜佛、念佛、 持咒,歸為行門,這樣的分類很不妥當。在大乘佛法中,聽經是修行,講 經是修行,煮菜是修行,辦公也是修行,行住坐臥、動靜語默,無一不是 修行。若說聽經聞法只是知識,不是修行,這說得通嗎?我們想想:今天 會懂得念佛,懂得拜佛,是怎麼來的?是不是從聽聞而來的啊?要是不經 聽聞、見聞的學習,怎會知道修行呢?佛陀在《中阿含》〈盡智經〉垂示 弟子:「有知有見者,便得漏盡;非不知不見。」此為「知見四諦,而得 漏盡」的名言!印老亦嘗說:「知,是行的一部分」。所以《普賢行願品 》的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廣修供養,懺悔業障,隨喜功德,乃至常隨佛 學等十大行願,無一不是修行的方便法門,這一點我們必須知道。 貳、學佛三綱要 現在,我們談學佛的第一個綱要:「目標」──信願菩提心。相信諸 佛菩薩有無上菩提,更進一步發願──立志要向佛陀學習,立志要跟隨佛 陀的足跡,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來完成自他與世間的淨化,這就是「 信願菩提心」。 第二個綱要:動機──為甚麼要度眾生?既不為名,也不為利;不為 面子,亦不為情感。雖然為這些而學佛,也可以入門,但容易變質;當你 求不到、爭不到,就退道心了,所以學佛應以純正的動機──同體大悲心 。因為我們的身體、生命,乃至於吃的、穿的,還有知識、教育、交通、 醫藥等等,皆是由我們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所共同造就的。我們每一個人生 存在這個世間,無不身受父母生育恩、國家保護恩、眾生互助恩,還有三 寶師長的教導恩(佛教稱為四重恩),以及動植物等自然界的互惠恩。由 此我們知道,個人與群體是相互依存,共同而不可分割的生命體。《雜阿 含經》(卷十二•二八八經)說:「譬如三蘆,立於空地,展轉相依而得 豎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轉相依而得豎立」 。既是緣起的相互依存,說誰依靠誰都不正確,是相互輾轉相依的;說誰 重要、誰不重要呢?都重要,也都不重要,是不是?事事物物若能從整體 來看,同體大悲心就會油然而生。有同體大悲心的體認,自然不再站在以 人為本的立場,而能等視動物、植物、礦物,更知這三者是相互依存的。 例如人類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原始森林的濫砍,造成生態失衡問題、水土 流失問題,影響了空氣的品質與動植物的生存,始作俑者的人類,也終將 難逃大自然反撲的惡果。    有了「同體大悲」之後,緊接著就有「無緣大慈」。「緣」是指條件 或因素,無緣就是沒有附加任何條件。了解自他同體、相互依存的關係, 就知道關懷淨化,是我們應該做的,是我們的本分,而不是以做功德的胸 懷去幫助別人,這樣就不會要求別人回報,也不會得不到回報就罵人忘恩 負義。助人,不是希望對方回報,或信我、喜歡我、當我的徒弟等等,都 不是;是無條件的,這就是「無緣大慈」。對於生命、身體、知識等等, 菩薩都不看為個己所私有;所以,在佛菩薩的生活字典裡,找不到「犧牲 」兩個字,因為「犧牲」,就隱含著彼此對立的意思在媕Y。假如你認為 我為這個家庭犧牲,就表示你並不認同自己是這個家庭裡的一員,才有我 犧牲的想法。舉例來說,如果將山河大地、一切眾生,都看成一個身體, 我們會不會說:這個小指頭算甚麼?大腦才重要咧!眼睛才重要咧!我們 不會這樣說吧!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所以,就整體性而言, 即無輕重之別,本是一體的,即無所謂那一部分比較重要。確認每一部分 都是相互依存的息息相關,而引生一種悲濟一切的同情,就是「同體大悲 」。既是一體,自無所謂誰為誰犧牲,或者要求回報,甚至回報多少的心 ,而能無條件地施與眾生幸福快樂,這就是「無緣大慈」。 有了高明的目標──信願菩提心,加上有了聖潔的動機──同體大悲 、無緣大慈,再來就必須要有方便善巧──空無我慧。然而,智慧是從聞 、思、修而來。猶如一般宗教,佛教也講信,因為信是入門之鑰,所謂「 佛法如大海,無信云何解?」但佛是覺者,佛教是覺悟的宗教,所以佛教 尤重智慧。智慧如我們的眼目,要不步入歧途,掉入泥淖,一定要有智慧 作前導來分辨。所以在有了目標與動機之後,切不可缺少智慧──我們學 佛,始終不離這三綱要。 參、菩提心是大乘法種   「發心名菩薩,眾生之上首。 」因為發菩提心是大乘法種,是度生成 佛的原動力;「不但直入大乘是如此,就是回小向大,也還是發菩提心的 功德。」如果我們做慈善事業、持戒、拜佛、念佛,卻沒有發菩提心,不 與菩提心相應,就不是修大乘行,就不名菩薩。所以,發菩提心、行菩薩 道才是真菩薩;否則即使修六度萬行,亦僅能得人天或二乘的果報。如果 貪圖人天福報而行布施,卻沒有與菩提心相應,那只是社會慈善事業,而 非菩薩行。假使持戒是為了個人的名聞利養,這是名利心,是世俗凡夫的 心;一定要與菩提心相應,才真正是在修習大乘佛法。所以佛教徒在一起 ,都以發菩提心互勉。 印老在〈菩提心是大乘法種〉媕竣薯a說:「學佛法,以大乘法為最 究竟,而發菩提心,則為大乘學者先修的課題。……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 核心,可以說,沒有菩提心,即沒有大乘法。儘管修禪、修慧、修密,作 慈善事業,了脫生死,若不能與菩提心相應,那一切功果,不落小乘,便 同凡夫外道。(見表一)……禪定為五乘共法,般若為三乘共學。單修禪 定或般若,僅可獲得生天或了生死,而不能成佛;若欲成佛,必發菩提心 。有菩提心作根本,修禪即成大乘禪,修慧即成大乘慧,一切皆是佛道資 糧。」 (表一)  ┌─與菩提心相應,才是大乘法 菩 提 心 是 大 乘 法 種 ──┤ (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之心) └─無菩提心,僅是人天或二乘法 《華嚴經》〈入法界品〉中, 善財童子去參訪任何一位善知識,一定 告訴對方:「我已經發菩提心,請示怎樣修菩薩行?」由此可知,菩提心 是學佛最重要的目標,佛是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度無量眾生而成就的。 了解菩提心的重要,知道一切的一切只要與菩提心相應,有大悲心做為原 動力,源源不竭,再加上空無我慧,這樣就能夠處處解脫,時時自在,事 事無礙,這才是真正在學佛。 肆、菩提心的類別   菩提,是梵文 bodhi 的音譯, 是覺悟的意思。 佛,梵語叫 buddha ,音譯為佛陀,略稱佛。已覺證真理而圓滿菩提心,成就無上正遍覺者, 就稱為佛。從發菩提心到成佛之間,通稱為菩薩。菩薩也是簡稱,全稱為 菩提薩埵,是梵文 bodhi sattva 的音譯。薩埵,譯義為有情(新譯)、 眾生(舊譯),意指有情感、有思想者,相當於現在所說的動物。菩提薩 埵──菩薩的意思,就是覺有情,也就是自覺覺他的有情,這可以分為三 個位階:凡夫菩薩、賢聖菩薩、佛菩薩。 一、凡夫菩薩  第一類是指發心向著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覺悟大道邁進,一直到賢 聖位之前,都稱為凡夫菩薩,又名十信位菩薩。凡夫菩薩有三個特性:第 一是具煩惱身,第二是正信正見具足,第三是悲心殷切。 這第一階段的菩薩,雖和凡人一樣,也有情緒的波動:喜怒哀樂,也 有老病死等生理上的極限:飢餓的時候,須要食物;渴了,須要水;病了 ,要吃藥,還會怕冷怕熱,但是已具足正見。雖然未修未證,還沒開悟, 也還沒得道,可是觀念正確,他告訴你照這方法去學,就可以得到利益, 有何不可?如果我們等別人做一件事有結果,才願意照著去做,恐怕我們 在學佛道上,都將停留不前。一般而言,少有德行完整的老師,都是教學 相長,互相得益,所以正見具足很重要。凡夫菩薩正見具足且又悲心殷切 ,所以自己未修未證,卻急著告訴別人如何修行;像阿難尊者自己尚未證 得神通,卻能教導提婆達多修得神通。凡夫菩薩的可貴就在「自未得度先 度人」,自己雖然還沒開悟,但可以度別人開悟,可是先決條件是知道自 己具煩惱身,知道自己還有煩惱,但正見具足、悲心殷切。 二、賢聖菩薩  覺有情的第二個層次是賢聖菩薩:賢位,也就是十住、十行、十回向 的三賢位菩薩;在此階位的菩薩,信心已經安住,比凡夫菩薩進一步了。 凡夫菩薩信心尚未堅定,所以進進退退,今天很高興、很認真,明天那個 人罵我一句,我不高興,就不來了。這種叫做「露水道心」,信心像露水 般晶瑩剔透,很好看,可是太陽出來一照就不見了,風一吹就破了。初地 到十地菩薩,稱作聖位菩薩。所以三賢及十地菩薩,合稱為賢聖菩薩,這 是已經上路,已登賢聖之堂的階段。 三、佛菩薩  最後一個階位,是佛菩薩位,代表快要圓成佛果的位階,也就是等覺 菩薩,他的圓滿只差佛一點點,龍樹菩薩比喻說:如果八月十五,皎潔圓 滿的月代表佛的境地的話,那等覺菩薩就像八月十四夜的月亮。 菩提心,依修學者的行證程序,可分為兩大類別(見表二),包括世 俗菩提心與勝義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又包括願菩提心與行菩提心。「發菩 提心,首先對於成佛度眾生,要有信心,要有大願。」初發心菩薩因見世 間的穢惡,眾生的顛倒、苦痛,「而深信有究竟圓滿的佛果可證;也唯有 修證成佛,才能淨化世間,拯救一切眾生。由此信願」而興起上求下化, 願學佛菩薩自利利他、圓滿菩提的廣大志願,名為信願菩提心。依此信願 發諸實行,便是行菩提心;這主要是指受持菩薩戒法,廣行六度四攝萬行 的菩薩道。此願、行二種菩提心,還是世間有漏的心行,仍不徹底、不究 竟,故統名世俗菩提心。必須更進一步地悟入無生法忍,證到真如實相, 才是真菩提心,又名勝義菩提心。「世俗菩提心,著重悲願;勝義菩提心 ,能不離悲願而得智慧的現證。也可以說,願菩提心重於起信發願,行菩 提心重於從事利他,勝義菩提心著重於般若證理。這樣,菩提心統攝著信 願、大悲、般若,確乎攝持了大乘法的心要。」這就是菩薩發菩提心的淺 深次第與修證過程。 (表二)      ┌願菩提心──上求佛法,下化眾生之心 ── 信願┐ ┌世俗菩提心┤ │菩提 菩提心的類別┤ (有漏) └行菩提心──受持菩薩戒行,悲濟有情 ── 慈悲┤統攝 (依行證過程)│ │三要 └勝義菩提心──悟入無生法忍,證真如實相、智證空性──智慧┘ (無漏) 伍、菩提心之本在悲 發菩提心,「以信願為主體,以大悲及般若為助成。然而這樣的大信 心,大志願,主要從悲心中來;所以經上說:『大悲為根本』;『大悲為 上首』;『菩薩但從大悲生,不從餘善生』。菩提心的根本是悲心,而悲 心的大用為拔苦。所以大乘菩薩道,也可說以救拔眾生的苦難為特色。」 (見表三) 如果說做慈善事業,是為了功德、地位、聲望,這就不是菩薩道;若 因為討厭金錢,視黃金為毒蛇,有人要,我就給他,這叫發厭離心,也不 是菩提心。要知道金錢本身非善非惡,端視使用者如何用它,用於善則善 ,用在邪途則惡,運作得當,使金錢達到最大邊際效用,貧病的人因此而 能離苦得樂,何樂而不為?有很多人修禪定,但是修禪不一定成佛;很多 人持戒,德行很好,但是也不一定能開悟。修菩薩道重要的是大悲心,也 就是感同身受的心:別人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別人的迷悟,就是我的 迷悟,這才是真正的菩提心,所以說菩提心的根本在悲,「菩薩但從大 悲生,不從餘善生。」 信願是從慈悲產生的:我們相信佛有無上菩提,願意跟隨著佛、菩薩 學,都是從慈悲產生的。慈悲,簡要的說為悲,廣說是慈悲喜捨。慈悲喜 捨裡的慈,是幫助人得到幸福快樂。悲原意是悲哀、悲傷的呻吟聲,因不 忍其悲傷而助其離苦,故引申為「拔苦」。喜是分享他人離苦得樂的快樂 ,每天都有人離苦得樂,每天都有人成功,我們也每天為眾生高興,這叫 做喜無量。一般人或者樂於幫助別人,但少有肚量分享別人的成就。捨是 捨去差別心,而無親疏怨的差別執著。我們通常對恩怨分得很清楚,誰對 我有恩有怨,都記得清清楚楚。剛剛在學的時候,是非善惡要分明是對的 ,但是久學之後,如果仍常常記掛那一個對我有恩、那一個對我有怨,慈 悲心就不容易增長,不能平等對待眾生,不能依眾生的需要而救度,而會 夾雜私人好惡。這個人對我不好,當他有困難須要救助,就慢一點或者推 拖;如果對我有恩,明明對方已經不需要幫忙了,我還是一再的要幫他, 這是世俗凡夫的通病。 (表三) ┌大悲為上首 ┐ ┌菩提心的根本是悲心┼大悲為根本 ┤菩薩信願從悲心起 菩提心之本在悲─┤ └菩薩但從大悲生,│         │           不從餘善生──┘ └悲心的大用是拔苦──拔除眾生的痛苦,才是根本之道 陸、菩提心的修習 (表四)              ┌去除偏私的差別見┐先去 ┌作平等想┼培養捨心 ┘染愛 │ └等視眾生──無染愛的等視眾生┐ ┌菩提心修習的前提┤ ┌欣悅眾生 │ │ └成悅意相┤ ┤ │ └培養喜心 ┘ │ ┌儒家的仁孝偏重家庭及現生 │ ┌知母└一切眾生無始以來,皆是自己的母親 │ │ ┌念父母恩┐ 菩提心的修習┼修習菩提心的所依┼念恩└念眾生恩┘┐┌依次第親疏念恩 (七重次序)│ (前三重次序)│ (朋友)  ├┤ 報恩(觀念上)   │ │ ┌報父母恩┘└隨緣念恩、報恩 │ └求報恩┼報一切恩 (實踐上) │ └報眾生恩 │  ┌慈(與樂)──以世、出世間的種種善利,利益 │  │   一切眾生 ├菩提心的正修─┼悲(拔苦)──減輕、根除眾生的痛苦 ┐ │(後三重次序)└增上意樂──強化悲心,發為種種行為 ┴─┐ │ ┌──────────────────┘ │ └(令一切眾生同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 菩提心的成就──自己的悲心、願心,與眾生的痛苦打成一片, 堅固不動(到此成就了「願菩提心」) 佛教講究「平等」的觀念,沒有絕對的親人,也沒有絕對的冤家,因 為我們與眾生,累生累世都曾經結過善緣,也結過惡緣。有可能前生是仇 家,今世為父子,但仇恨只是利益衝突的產物,若能勘透我執,「不憶念 眾生對自己的恩怨而分別愛惡」,以開闊的胸襟,等視一切眾生,這是真 正的「大」。大是無量的意思,所以從親人開始,到不相識的人,從不相 識的人推廣到我們的冤家對頭,再擴大到一切種族;再從人到天堂、地獄 、餓鬼、畜生等六道眾生,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達到大慈、大悲、大喜 、大捨,也就是慈無量、悲無量、喜無量、捨無量。這四無量心,是菩薩 慈悲心的內涵。 「慈悲──與樂和拔苦,對這苦痛重重的世間而言,顯然的,拔苦更 為它所急需。」「眾生的苦難,多至無量無邊,而究其實,皆由自身而招 感。」「佛教真正認識而把握了問題,才提貢了徹底淨化世間,滿足眾生 真正安樂的辦法。」 一、菩提心修習的前提 修習菩提心的前方便有二: (一)作平等想:「對一切眾生,應該存平等無差別想。」這不但從 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的觀點說;即使當前所見的賢愚、良莠、怨親等差 別,也只是一時因緣不同而已。若從長遠劫生死輪迴去看,印老有著鞭辟 入堛漱尷R:「那麼一切眾生,誰不曾做過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戚友 ?誰不曾做過我的仇敵冤家?若說有恩,個個於我有恩;若說有怨,個個 於我有怨,還有什麼恩怨親疏可分別呢?再從智愚良莠來說,人人有聰明 的時候,也有愚痴的時候;聰明的可能變愚痴,愚痴的也可能轉聰明。最 壞的人,也曾經做過許多好事,而且不會永遠壞;好人,也曾做過許多惡 事,將來也不一定好。如此反復思索,所謂怨親、愚賢、良莠,這許多差 別概念,自然就會漸淡,以至完全泯滅。不過這絕不是混沌,不是不知好 壞,而是將我們無始以來偏私的差別見,易以一視同仁的平等觀念吧了。 」 佛陀教示我們要「不輕末學」、「不輕毀犯」,在尚未成賢成聖之前 ,我們每個人都是凡夫,都有退墮的可能,儘管眼前也許因為自己的福緣 略勝他人,而得到的比別人優越、豐盛,但就長遠來看,這也沒有什麼值 得驕傲的;反之,即使自己樣樣不如人,也不應自卑而放棄努力。對自己 如此,對他人亦然,如此即能慢慢捨去種種差別想,而保持平衡安靜的心 態。所以要培養捨心,必得先去除對自他偏私的染愛;由有分別、有執著 ,進而有分別、無執著,最後到達無分別、無執著。 (二)成悅意相:如果對待眾生只是一味的平等捨心,那一切人與我 是保持在漠不相關的平等距離,什麼分別好惡都沒有了,就不容易激發自 己願度眾生的悲心來。所以不但要等視一切眾生,沒有私情、不帶染愛, 而且要在心中培養一種對眾生的親切關懷,這種和諧關切的情感,佛法稱 為「喜心」,這對於菩提心的成就,是極為重要的! 二、修習菩提心的所依 菩提心的修習,必須由淺而深,循序漸進。依據釋尊的開示,大菩薩 們常以七重修學程序,來完成他們的菩提心。這七重次第,即是知母、念 恩、求報恩;慈心,悲心,增上意樂;菩提心。第一、知母:從懷胎十月 到出生授乳,甚至到子女成家立業,母親對子女的愛就如涓涓流水,是無 私、無條件的,這種關愛將持續,直到她嚥下最後一口氣。即使她對你失 望、生氣而不理不睬,也只是「氣在娘面,疼在娘心」。所以,知母恩、 念母恩、求報恩是為人的基本。佛教說無始以來,一切眾生都當過我們的 父母眷屬,我們不僅要孝養此生的父母,也應推廣而至一切眾生,將一切 眾生都視同自己的父母,時時記著、念著母恩,思念報恩,這即是修習菩 提心所應依循的,也就是修習菩提心的前三重次第。 儒家的仁孝雖僅偏重此生,但對於生在我們之前的祖先,甚至遠古以 前的祖先,也是不忘本的,所以而有各姓氏宗祠的建立。但是儒家認為: 人的愛是有著親疏怨不同等級的,若以孟子所說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而論,例如我們看到一個小孩掉到水裡頭去了,我們會不會先問:他是 誰的小孩?或者想一想:我要不要救他?如果我不救他,是不是會被人批 評為不仁?或者我救了他,別人會不會說我很仁慈?這是絕對不會的!我 們一定是馬上跳下去把小孩救起來。如果像儒家所說,由親而疏,有等級 之分,那就有違人情之常。 印順導師說得好,道德心的隨機緣而顯發,是不一定有次第的。儒家 學說的缺憾,就是家本位,所以氣量不夠恢弘!那麼,應如何念父母恩、 念眾生恩,進而報父母恩,報一切眾生恩?這可依照親疏怨的次第,由我 們周遭的親人做起,遇有需要援助的,就伸手幫忙。在心念上,則時時以 父母恩、眾生恩為念,念念不忘思報父母恩、眾生恩,久久熏習,遇緣即 能化為實際的事行。 有位留學生剛到美國時,天正下著雪,而且是晚上,往大學城的班車 已經停開,只剩他孤零零地一個人。正在慌亂無措的當兒,有位美國人自 動過來關心他,當對方得知已無班車可搭乘,便親自開了三小時的車送他 到當地旅館,還告訴這位留學生去學校的路,這位留學生想請問這位美國 朋友的名字,以便日後報答,這位美國人卻告訴他說:這不重要,祇要你 記住,不論時間、地點,當任何人需要的時候,都應當生出愛心來幫助他 。這位留學生非常感動地,就將這件事披露出來。這不容易啊!想想一般 人有沒有辦法這樣做?多數人大概都是只顧自己,所謂「明哲保身」──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吧!「功夫」影集的男主角甘貴成說: 不必感謝救命之恩,只要記住別人救我一命,我們要效法而再去救十個人 的性命,輾轉相救是很有意義的!這正是實踐時時念恩、隨緣報恩的行徑 ,所以知母不忘本,念恩、求報恩,從父母親到眾生,都應該常念恩、求 報恩。 三、菩提心的正修與成就 接著我們看菩提心的正修,也就是後三重次序──慈(與樂)、悲( 拔苦)、增上意樂。慈是以世間、出世間的種種善利,利益一切眾生,給 予眾生快樂。真正的菩提心,不是嘴巴念,一定要去實踐。實踐菩提心的 時候,屬於世間法的體力、知識、物資等,我們做得到,我們幫忙他、利 樂他。屬於出世間法的,我們若懂,也絕對不要吝於告訴他人,因為別人 教我們,我們理當再回饋別人,這是義務、本分。  悲是拔苦──減輕或根除眾生的痛苦。為報眾生的恩德,為利樂一切 眾生,所以修習慈心;但眾生苦痛的根源若不能幫他拔除,就無法達到給 予眾生快樂的目的,所以菩薩依此而引發悲心,拔濟眾生的苦難。 眾生的痛苦不同,有些人不會賺錢,有些人不會用錢,有的人沒有智 慧,有的人不謹慎,有的人記憶不好,……其實根本關鍵就在無明,所以 要減除眾生的痛苦,重點就在破除眾生的無明,開啟眾生的智慧,使他有 智慧去觀照痛苦的源頭,從根拔起,則處處解脫。 我學佛是由唯識進入,然後淨土:念阿彌陀佛、念大悲咒。竊想自己 大概與阿彌陀佛較有緣吧!往往念了幾句觀(世)音菩薩,就自動轉為阿 彌陀佛;可是我念大悲咒,卻很相契。根據《大陀羅尼經》中說,念大悲 咒可以由初地,超七地而進至八地(這相當於由國中一年級,跳升至大學 二年級),所以那時候就時常念。說穿了,其實也算一種貪心吧!後來就 想:大悲咒是觀音菩薩講的,怎麼可能觀音菩薩口念「南無喝囉怛那哆囉 夜耶」,就能成就呢?這和因果並不相稱啊!後來想到,應該是作這樣解 釋吧!釋迦牟尼佛看到那裡有瘟疫,就到那裡去,弟子也跟著去幫忙,所 以就有很多人去為病人敷藥,教導他們醫學常識;釋迦牟尼佛和觀音菩薩 ,都是如此悲心廣大地為眾生拔苦、與樂,那一個地方需要,就到那堨h ,正所謂「隨處化生」。可是這樣的精神逐漸被遺忘,到大乘晚期的密宗 ,口中一直念「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有火災,他不去救火,卻一直 持誦大悲咒,灑大悲咒水,這又沒有發諸實際的行動,怎能從初地超七地 而至八地呢? 最後我瞭解到:念大悲咒,句義必須分別了解,念:是明記不忘,憶 持對治。大悲是大悲心行,咒是真言。對於自己已發的大悲心、大悲願, 念茲在茲,從親而疏,從疏而怨,從人而遍及地獄、餓鬼、畜生,這樣無 限的空間;又從現在盡未來際,我都想著要救度,想著要教育,想著要報 恩,想著要如何輔助他,使他成就無上菩提。這種心、這種願,念念分明 ,明記不忘。遇到別人需要我們幫助的時候,我們不妨問問自己:做了沒 有?如果做到了,就是真言;如果發了願卻沒有兌現,那是空願,是假言 。須知「信」字:人言為信,人對自己講的話,說到做到才是信,如果講 了做不到,就非信人。能夠做到念念不忘大悲心、大悲願,並有大悲行, 隨緣、隨行、隨分、隨力幫助需要的人,方稱為念「大悲咒」。所以我貫 通之後,就不再只是坐著念「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了,我直接就去做 、去利益眾生。 念大悲咒不是不好,念到那一天悟了就去實行大悲行;絕不是口中念 念有詞,而是那一個地方需要我,我有能力,我就去。要注意隨分、隨力 、隨緣,不要能力不夠,還勉強自己挑超過自已所能負荷的擔子,那就慘 了!一聽說布施有功德,就把要付房租的錢也拿去布施,這怎麼行呢?所 以要注意隨分、隨力的重要。 說到陀羅尼(咒),觀世音菩薩一揚眉、一眴目,都充滿了悲心、悲 願,都是為眾生,所以他本身就是大悲咒。我們要修十劫才成就的,觀音 菩薩一生就修完了,等於學分修完提早畢業,因果還是相稱的,因此我們 不要只是口念,而不去做事情。 有些經典講到度一人出家功德無量,還有說那一部經是經王,那一個 方法是捷徑等等,這些都是方便說,假使沒有悲心、沒有願力、沒有智慧 、沒有實踐,那堹鈺o成就呢?佛教在初興或衰微時,需要有德有能的出 家人續佛慧命,住持正法,那時候說勸人出家功德大,才有意義,也吻合 時節。但勸人出家也要注意到他是否適合出家,如果出家後反而要人服侍 、關心,那勸這種人出家有功德嗎?有些人沒有責任心,在社會上鋌而走 險,殺人、放火樣樣都來,被關出獄後,知道沒法子生存了,就編造一套 神話,告訴大家,說是觀世音菩薩託夢,要他向大家做見證,說是浪子回 頭,出家修道。哇!這不得了!大家對他膜拜敬仰,三步一跪,五步一拜 ,還供養了大筆金錢!事實上大眾給他的,超過他的需要,這不是慈悲, 而是悲哀! 也有說蓋寺院功德殊勝的,但如果三家一寺、五家一院,蓋寺院是不 是依然功德最大呢?寺院建成,也得有人照顧打掃才行啊!或說塑造佛像 功德最大,而現在的怪現象是比高、比大、比多,你塑一百尊,我塑一千 尊,他塑一萬尊,那不是功德大不大的問題,請問:以後的保養怎麼辦? 所謂的「最大最大」,不過是投合我們的貪心、誘引我們進入佛門的方便 ,正所謂「先以欲鉤牽」。我們要瞭解,如果信願菩提心沒有引發,沒有 引動大悲心,沒有智慧,終究是一介滿具貪瞋痴的凡夫罷了!在臺灣的盧 勝彥,他根本不是佛教徒,卻有很多人信仰他。算命啦!通靈啦!也是很 多人信。臺灣像盧勝彥這樣自稱開悟成佛的人,一輛巴士都載不完,太多 了!我遇到的就超過一百個,都說自己有神通。你相信嗎? 最後一個「增上意樂」──就是宗教情操,講不好聽一點是宗教熱狂 。看到一件需要幫忙的事情,義不容辭的就跑過去做,而不會考慮到是否 有利可圖,也不會計較任何後果,只要能真正利益眾生。印順導師舉了一 個例子很貼切:就像父母看到小孩子跌到糞坑裡頭去,媽媽想:應該救起 來啊!但是怕髒,所以沒有援救的實際行動;兄弟姐妹也只是在旁邊看; 父親來,看見了,毫不猶豫的就跳下去把孩子救了上來。這種奮不顧身的 全心利他,就是「增上意樂」,也就是將宗教情操發揮到極致。 佛教的增上意樂是使眾生「同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什麼叫做涅槃 ?就是貪、瞋、痴等煩惱永滅:貪心永遠不再有,瞋恨心永遠不再有,愚 痴心(不明理之心)永遠不再有,固執、嫉妒永遠不再有,所有不良的觀 念、行為,都永遠不存在,而且沒有潛伏性,確確實實永遠滅盡。《阿含 經》常說的「依滅」、「向於捨」,就是講這些。像教小孩子,他缺吃的 ,給他食物;缺穿的,給他衣服,這還不夠,應該是教他怎樣賺錢。西諺 有句話說:「給他一條魚,不如送他一根釣竿」,就是指教他謀生的技能 。教他斷除煩惱的方法,使他真正轉迷成悟,一切我執都沒有了。開悟了 、成聖賢了,他還可以去教育別人,這樣才能進入無餘涅槃──貪瞋痴等 煩惱永遠斷除,沒有剩餘,這是我們的最高目的:證到無上菩提心。自己 的悲心、願力,與眾生的苦痛打成一片,「發心學菩薩行,求成佛果。這 種大信願的堅固成就,便是菩提心的成就。」(見表四) 柒、菩提心的次第進修 「以上,是修發菩提心的七重因果次第。 這是蓮華戒菩薩等,據阿毘 達磨等說而安立的修學次第。發菩提心,最重要的在此。發菩提心,具足 大乘信願,就要進修菩薩行。」菩薩行,不出菩薩戒:攝律儀戒,攝善法 戒,饒益有情戒;主要以六度四攝為本體,以「不退菩提心」為根本戒。 「不離菩提心而遠離眾惡、利益眾生、成熟佛法,即是行菩提心的修習。 」「從初發信願、而修行,而悟證;就是悟證以後,還是菩提心的修習。 」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其中,布施是奉獻服務 的精神,我們不要隨便放棄服務眾生的權利。是的,服務眾生是一種權利 、學習,我們不應輕易的放棄!就像你要當主管,必須訓練自己危機處理 的能力一樣,應該發歡喜心。布施有金錢、物資的財施;學問、技術、佛 法的法施(包括世間法與出世間法);還包括幫助眾生免除怖畏的無畏施 ,例如:幫助他離開黑社會的黑色恐怖,幫助他離開政治上的白色恐怖等 。 六度是六種能使眾生超越生死流轉的此岸,到達不生不滅的彼岸的方 法,四攝則是一個領導者攝導眾生的要訣。菩薩行最具體的表現就是慈悲 ,而最能具體展現慈悲的就是布施,四攝的第一要義即是布施;其次是愛 語──由慈悲心流露出利益眾生的言語,也包括苦切語(激將、責罵); 第三個是利行,做出對對方有利益的福利事業;第四個是同事,就是同甘 共苦,任勞任怨,身先士卒。其中的後三項是方法,用以達到布施的目的 :離苦得樂,轉凡成聖。無論行財施、法施,或無畏施,因為有愛語、利 行、同事的助成,所以可使布施達到最大的邊際效用。有人布施沒有愛語 (語氣不好),別人雖接受了但不感恩,有志氣的人則「不食嗟來食」。 談到持戒,菩薩戒最根本的是不退菩提心,如果有那一天,菩薩行者 不想再度眾生了,那他的菩薩生涯就此結束,就不再是菩薩了!服務人群 的心一退轉,那是半途而廢,不成究竟的敗壞菩薩。雖然菩薩偶爾也會失 掉正念,做惡而下地獄,但因為以前長期行善,所以很快就會上升。因受 罪的時間短,又是心甘情願的,佛經比喻像拍皮球,拍得愈用力,彈得就 愈高。怕只怕沒有發菩提心、不具正見、沒有悲行,整天祇是枯坐冥想, 這樣根本沒有助益,所以修菩薩道一定得有行動才行。 願菩提心是廣集福德智慧資糧,進而悟入無生法忍,分證佛道。我們 修習菩薩道講了那麼多,其實不外修福與修慧。度眾生、布施結人緣,這 些都是修福;佛經裡頭說「未成佛道,先結人緣」,沒有人緣,講真話恐 怕也沒人聽。有很多人就是這樣,有學問但是沒有人緣,想出來的點子很 好,但是卻沒人助成他。有些人是很有福報,可惜沒有智慧,所以大家都 想動他的腦筋,因為他太有錢了,所以最後就被人算計了。又有些人雖然 有福報,卻反而去做孽造罪,所以必須福慧雙修。福報、智慧圓滿就成佛 ,叫做兩足尊。 如果只修慧不修福,做事難得成就;修福不修慧,則常常不逢善知識 ,所以佛的身邊都有二穡矷G釋迦牟尼佛左右是迦葉尊者(代表智慧)、 阿難尊者(代表慈悲);西方三聖──中間是阿彌陀佛,左右穡肮O大勢 至菩薩(代表智慧)、觀世音菩薩(代表慈悲)。初學佛可以由智慧門入 ,也可以從信願門入,或從慈悲門入,但最後──菩提心、慈悲心、無我 慧三事必得圓具,才能成佛。(見表五) 引起凡夫發菩提心的因緣,種種不同,或見如來的色身相好,或聞佛 及佛弟子的音聲言教,或因讀誦經典的深義而發心。依前所述,出於悲願 而發心者,可略分為兩類:一類是基於慈悲心──「不忍眾生苦」而發菩 提心,這是悲增上菩薩;另一類是基於智慧──「不忍聖教衰」而發菩提 心,這是智增上菩薩;所以同樣是發菩提心,但基於個人不同的根性,遂 有不同的動機;相同的是這兩者因為是自發的,所以堅強有力,容易成就 。處在這個價值觀念模糊,社會道德衰落的現代社會,發菩提心、行菩薩 行,落實人間佛教此時、此地、此人的關懷與淨化,正其時也! (表五) ┌以六度、四攝為體 ┌行菩提心┤ │ └以「不退菩提心」為根本戒 菩 提 心 的 次 第 進 修 ─┤ (行菩提心與願菩提心的修習)│ ┌廣積福德智慧的資糧,進而悟入無生法忍 └願菩提心┤ └分證佛道 問答: 一、剛才這位學員說:知道而不去實行有什麼用?在《牟子理惑論》 (大正 52 ﹐ 5a )裡頭提到:「能言不能行,國之師也;能行不能言, 國之用也;能行能言,國之寶也,三品各有所施,何德之賊乎?唯不能言 又不能行,是謂賊也」。儘管知道應該隨分去度眾生,但有的人悲心殷切 ,他沒有時間去自修。如阿難尊者,他為什麼沒去修定成阿羅漢?因為他 看到很多人受苦受難,如果不趕緊以佛法的光明,破除他們心中的闇昧, 不知有多少人又將落入深淵, 所以他不為自己求安樂,菩薩是「但願眾 生得離苦」,所以剛才講到菩薩道的時候提到:尊重生命、不殺生、不偷 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這是根本戒,但是這些都是從「菩提心」 的基礎戒產生的,有時候不得不殺、不得不盜、不得不淫、不得不妄語、 不得不飲酒,菩薩──「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就此展現出來 。  印順導師的《佛法概論》,提到菩薩道的精神時,以釋迦牟尼佛過去 生修菩薩行為例,講到有五百個商人入海撈寶,撈滿了整船的珊瑚、真珠 ,不料來了一個江洋大盜上船搶劫,釋迦牟尼佛便伺機將大盜殺了。不是 因為江洋大盜可惡該殺,或是殺一個人可以救五百個人,能夠功過相抵( 這是大部分佛教徒所持錯誤的功利觀念)。菩薩精神是「不忍心」江洋大 盜犯下大殺戒,所要承受的惡果報,以及五百商人家眷的生活問題,是因 為「不忍心」而不得不殺。殺人有罪,由我擔當;要下地獄,我去──「 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的精神彰顯無遺。 第二是不予取:人家不給你,你把它偷過來、搶過來,例如用不正當 的手腕取得政權,一旦當權就不會放手,反會立一些法令條文來鞏固自己 、傷害百姓。菩薩不忍心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應該不等百姓受到太 深的傷害,就要有所行動──奪取政權交給有能力的人領導。《舊五代史 》、《新五代史》裡,都提到馮道,在五代十國的時候,馮道南遷,使得 古音得以保存。(近於中原古音最多的就是閩南話、客家話、廣東話。我 們說「客家人」是不對的,客家人稱自己為「漢人」,並且稱呼閩南人為 「河洛人」。漢及河洛都是中原地方,他們也用中原的姓氏,例如鄭姓家 族,他們在祠堂大門橫匾上用熒陽堂,但排列成「滎堂陽」,表示自己是 承自中原文化真正的鄭姓,而非假鄭。) 馮道認為中原文化高於夷狄之邦,五代中有幾個由外族建立的政權, 就要馮道擔任相位,馮道要求一切典章制度得聽自己的,君王答應他,才 將中原文化保存了下來。他一共歷經四朝十君,居相位二十餘年,政績輝 煌,可是史書因為傳統「華能化夷,夷不能化華」,而否定了馮道的政績 ;又將他評為「二臣」,這是基於儒家思想所謂「忠臣不事二主」,「烈 女不嫁二夫」的觀念。試問:如果君王昏庸無能,難道還要唯唯諾諾,為 他死命效忠嗎? 中國思想主流有三種:一個是儒家思想──強調忠臣不事二主,馮道 應該不屬於這一系列思想;第二個是老莊思想──理想國是小邦寡民,「 鄰國相望,雞狗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馮道應該也不是這個系 列思想;後來有人研究發現,原來他是佛教徒,而且受過菩薩戒。如果維 持道統以求名留千古,與維護百姓相抵觸,為了維護百姓生命財產及典章 制度而捨個人名節,馮道是不是應該受人尊敬?他就是菩薩啊!因為有他 ,才把典章制度由異族手中保存了下來。菩薩道「不予不取」,但!應該 做而不做就犯戒(菩提心戒),沒有救眾生,這才嚴重!大多數人是遇到 事情,怕麻煩就先溜掉了,但菩薩卻絕不如此。 例如有人說八識大概死後八小時才會離開,這是錯誤的。第八識無覆 無記、無好無壞、無善無惡,你稱讚,他不高興;打罵,他也不生氣,我 們稱為中性,不會產生障礙。何況行菩薩道的菩薩,生前你要什麼,他給 什麼,根本不會墮入地獄。現在的淨土宗不是囉!碰不得,否則就會怎樣 ,這是引喻失義──引《梁皇懺》說皇后郗氏生前得了重病,宮女搖扇為 她趕蒼蠅,結果太累了,不小心碰到郗氏,郗氏心生瞋恨,認為宮女趁她 生病欺負她,就被氣死了。她死後墮入畜生道,變成一條巨蟒。其實真正 的原因(也是梁皇懺的緣起)是她生前嫉妒六宮、陷害忠良,這些真正的 因緣不提,而盡說些錯誤的禁忌,還說什麼信淨土宗的,絕對不要捐眼角 膜。臺灣一位法師還告訴信徒:一位居士的兒子因腦死捐贈眼角膜,還沒 六小時就把眼球挖出來,用完了又沒有放進去,孩子的媽媽看到,非常心 疼!說這個樣子一定會下地獄,所以念佛的絕對不要捐眼角膜。這真是亂 說一通!我們可以問唐醫師,或問其他的外科醫師、眼科醫師,捐眼角膜 那裡需要把眼球挖出來呢?也不求證事實,真是貽笑大方了! 事實上人死後還不要馬上火化,至少得等到二十四小時之後,不是六 小時,也不是八小時,這是因為怕死者沒有真正死亡。臺灣五年前就發生 過這種事例:一位卡車司機被撞,法醫鑑定他已死亡──瞳孔放大、沒有 脈膊、沒有體溫、心臟不再跳動等等,就為他開了死亡證明。因為死亡證 書開出二十四小時以後才可以埋葬,所以這位司機就先被移到殯儀館冷凍 。但被這麼一凍,他醒過來了,將門踢開之後,爬過去敲冷凍庫的門卻沒 人敢理他,還以為是屍變呢!第二天早上,他太太會同葬儀社的人來了, 卻怎麼也找不到屍體,最後在另一個門邊找到他,可是他早被凍死了!這 才真是冤枉啊! 有的是吃東西,骨頭哽在喉嚨堙A只是暫時休克而並沒有死,我家鄉 就發生過這種事情,新娘子因為肚子太餓了,就自己躲在屋子裡吃雞肉, 一聽到有人進來,她來不及吐出來,一時被骨頭哽住,就休克了!但他們 都以為她死了,她身上的首飾都沒敢動一毫就下葬了。挑棺材的挑夫看到 這麼多值錢的東西葬下去,就起了壞心眼準備晚上去挖墳,敲敲敲!竟將 卡在新娘喉頭的食物給震吞了下去,新娘於是就醒了過來,挑夫一看嚇壞 了,連忙說「我什麼都沒拿,我什麼都沒拿!」還邊說邊跑,只見新娘在 後面追著叫:「你等等我!等等我!」挑夫卻直喊著「妳不要跟著我!我 可沒拿妳的首飾啊!」由這個故事看來,或許那位新娘還應該感謝挑夫才 是!所以,是因為怕沒有真正死亡,所以要等到二十四小時,而不是怕動 到會下地獄。許多事情我們執著追求,但也得想想合不合理。 至於不淫,如果對方和你在一起很愉快,能去淫心,而且止惡行善, 否則就會為非作歹、傷天害理的話,那我們應該嫁或娶對方,這樣才是菩 薩道,但自己要有把握,而不是以此當藉口。說到妄語,如果有人被追殺 ,你被問到有沒有看到某人過去?你說了真話,那可糟糕了!這個時候就 要講方便妄語,佛教說的大妄語不通懺悔,是還沒開悟說開悟,還沒證果 說證果,沒有看到龍來了、神來了而說有,這樣顯異惑眾來欺騙眾生,以 得到名、利、供養,這個才不通懺悔。既然自認為已開悟,就不會再學習 、不會再進修,所以說這種妄語不通懺悔。甚至任何會傷害眾生的話,都 不應該講;任何足以使我們喪失心志思考的酒或麻醉品,都不應該食用, 這些都是環繞著「尊重生命」這個根本議題。(待續)


  • 回到府城佛教網。 歡迎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