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耨樓陀及其《攝阿毗達摩義論》


資訊更新日期: 87('98)/03/22


    阿耨樓陀論師的《攝阿毗達摩義論》,是南傳巴利佛教中一
部最精拔的作品,字數不多,譯為漢文大約有五萬五千字光景,
文簡義豐,生動地敘述了各種重要的法相,有系統地介紹了全部
論藏的哲學理論,是研究整個論藏最好的一個指導手冊,在緬甸
、錫蘭、泰國、柬埔寨、老撾等國,現在研究阿毗達摩的人,本
論都被列為必讀之書;有許多人還要把全部背誦下來。在南傳各
佛教國家的佛學院堙A也都有這門課。

    就本論與覺音最著名的《清淨道論》比較:一部是洋洋數十
萬言的大著,一部僅是數萬言的綱要書,其廣略雖然有所不同,
其實質可以互相媲美,在不少題材的安排上是相同的。就組織方
面說,本論以最精巧的方法,把散在論藏中像機器零件一樣的許
多題材聯系起來,有條有理,非常明確,比之《清淨道論》更精
密而簡要。顯然,這兩部論著的目的和要求,次序和重點是有些
不同。本論是以純理論的分析而簡明地敘述所要敘述的問題;而
《清淨道論》是為了更好地教導宗教實踐方法和證得聖果的道路
,重點是放在修習戒定慧方面的。它們也有互相補充的地方:例
如對心法,心所法及色法等同樣的論題,有的在《清淨道論》是
很簡略的,在本論卻是充分地加以發揮;也有在《清淨道論》沒
有說到的問題,本論卻提出詳加討論。在有些問題上,也可看到
本論和《清淨道論》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分析。由於本論只能
作為是綱領性的著作,所以對於很多的法相術語,都沒有解釋,
如果沒有研究過南傳佛教的人,讀起來是很難理解的;而這些法
相名詞的絕大部分,在《清淨道論》中都有很詳細的解釋,可以
互相對照閱讀及互相參考研究;直至今天,這兩部論在南傳各佛
教國家的研究佛學者仍奉為主要的論典。

    在緬甸的佛典書目提要中列有九部像這樣的綱要書,除《攝
阿毗達摩義論》外,其它八部書如下:

    一、《入阿毗達摩論》
    二、《色非色分別論》
        這兩部都是第五世紀和覺音同時代的印度佛授所著。
    三、《諦要略論》,是佛授以後的小護法所著。
    四、《斷癡論》,是錫蘭的迦葉波所著,年代不明。
    五、《名色抄論》亦名《開曼論》,是開曼所著,年代不明
        。
    六、《名色差別論》。
    七、《第一義決定論》。這兩部同是《攝阿毗達摩義論》的
         作者阿耨樓陀所著。
    八、《名行燈論》,是十二世紀末緬甸的薩達摩憍帝波羅所
        著。

    在這九部論著中,以《攝阿毗達摩義論》最為傑出,名傳也
最廣,因為它是整個論藏的概要,真是論中之論。通過這部論,
便不難掌握阿毗達摩的普通知識,是成為研究論藏的一把鑰匙。
也正是這個原因,從而產生了許多與它直接的或間接的有關作品
。有古典注疏,也有現代學者專題研究的論著。這些對於研究本
論是有幫助的。順便在這塈潃茪H認為重要古典參考書與現代著
作略加介紹。

    1.巴利文的著名注疏有下面幾種:

      一、《古注》,一說是錫蘭的新離垢覺著,一說是十二世
    紀後半期的舍利弗著,也有說這兩者是同一人。據一九
        六○年錫蘭大學出版的《錫蘭史》則說為舍利弗的老師
        摩訶迦葉波的作品。

      二、《阿毗達摩義廣釋》,是前書作者舍利弗的弟子錫蘭
        蘇門迦羅著,他也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人。這是《攝阿
        毗達摩義論》的古代注釋中一部權威的作品,廣泛地被
        學者們用為研究本論的主要參考書。緬甸的阿利耶文率
        在奈羅巴帝王時代(一四四二∼一四六八)曾給《阿毗
        達摩義廣釋》寫了一部解疏,題名為《精義寶匣》。

      三、《攝阿毗達摩義略疏》,是緬甸的薩達摩憍帝波羅或
        名卻色達所著。據說他從一一七○∼一一八○年曾在錫
        蘭受學。依本書的序文所說,這是應錫蘭的國王毗闍耶
        跋訶二世(一一八六∼一一八七)的請求而寫的。

      四、《第一義燈注》,是近代的的緬甸學者雷地沙陀著。
        據說本書中含有一些他的獨特見解,許多利學者都認為
        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五、《新醍醐疏》,是近代印度學者谷生毗教授著,用天
        城字母寫,由印度鹿野苑摩訶菩提會出版。前面舉出四
        種注疏,都是用舊方法解釋;本書則以新方法解釋,對
        於自修《攝阿毗達摩義論》者很有幫助。


    2.英文的參考書:

      一、《哲學綱要》,是緬甸的蘇仁翁譯,即《攝阿毗達摩
        義論》第一次英譯本。一九一○年由倫敦的巴利聖典協
        會出版,一九五六年再版。這是逐字逐句翻譯的,並附
        有許多可以參考的注釋。由於本書的出版,才引起歐、
        美學者對《攝阿毗達摩義論》內容的注意。

      二、《阿毗達摩哲學》上冊,是印度那爛陀巴利學院的院
        長迦葉波著,一九四二年出版,一九五四年再版。本書
        有上下二冊,下冊是介紹南傳七部論及《清淨道論》的
        內容,上冊則完全是敘述《攝阿毗達摩義論》的。作者
        自己在序文中介紹說:“我的書,盡可能使讀者了解巴
        利的術語,並不難深入哲學的精神。重復地對照英文和
        巴利文的術語,並非逐字逐句的翻譯,但著重於全段的
        實質和精神。大部是翻譯,有時只是要略,有時再加解
        釋,盡可能使讀者理解。”本書確是具有這些優點,而
        且是用新的方法翻譯,在每段還附有全部的巴利原文,
        對於研究本論很方便也很有幫助。

      三、《阿毗達摩手冊》,是錫蘭的那拉達著。有逐字逐句
        的翻譯,也有詳細的解釋,並附有巴利原文。我所知道
        的是一九五六年出版,只有前五品,無後四品。

      四、《佛教哲學論》,是錫蘭的地•西爾瓦博士著,我所
        知道的只是一九三七年出版了的第一卷,闡述本論的前
        三品。


    3.日文的參考書:

      一、《攝阿毗達摩義論》,水野弘元譯。本書除了逐字逐
        句的翻譯外,還加了很多注,可資參考。見日文版《南
        傳大藏經》第六十五卷。

    除了上面所列的重要參考書外,還有許多各種文字所寫的注
解和譯本,如僧伽羅文、泰文、緬文的都有。尤其是緬甸文寫的
特別多,目前所流行的至少有下面四種:

一、《攝阿毗達摩義蜜注》,摩公沙陀著。

二、《攝阿毗達摩義香注》,巴耶基沙陀著。

三、《阿毗達摩義有色燈注》,彌欲皮因易著。

四、《第一義有色解》,唯蘇談羅麻沙陀著。

    我們如果要研究本論,不但各種古典注疏和現代著作可供參
考,即覺音的《清淨道論》、南傳論藏中的《法聚(集)論》、
《分別論》、《法趣論》、《人施設論》及各種注疏等其它許多
作品,也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書。

    關於研究南傳阿毗達摩的成就,一致公認緬甸的水平是比較
高的,即從上面在緬甸保存下來的各種有關阿毗達摩綱要書和本
論的重要參考書中也可以看出這種情況。這也有它的歷史根源。
因為從十二、三世紀以至於今天,南傳上座部佛教在緬甸一直是
繁榮的,對論藏的研究特別發達。錫蘭雖然是南傳佛教發祥地,
但十三四世紀以後,佛教趨於衰微。近百年來佛教復興,隨著佛
教教育事業的發展,興起了佛教學術研究之風,對論藏的研究也
有迎頭趕上之勢,對本論的研究也有所成就。

    本論的學說思想,是以整個論藏和注疏,以及覺音的《清淨
道論》、佛授的《入阿毗達摩論》、《色非色分別論》等為主要
來源。既有前人的遺產,也有它在當時新的成分和發展。例如:
本書第一品中八十九心的順序,是和以前所有的論著不甚相同的
;第二品中心所法的分類,是繼承佛授的《色非色分別論》中的
心所法分類而加以整理改善的;第六品中的“色聚”之說,則比
《清淨道論》等所說的有所發展和增廣;第八品中的“施設”說
,是依據《人施設論》及《入阿毗達摩論》等的施設說而發展出
來的。關於這些進一步發展的學說,不但在本論看到,也包含在
阿耨樓陀的另外兩部作品中,即《第一義決定論》及《名色差別
論》。這兩部論可能是在南印曼德拉斯海岸的香至城寫的。有些
題材本論和《名色差別論》是一樣的,不過本論更簡略些。例如
在《名色差別論》中對五十二心所法的定義說明,在本論則被全
部略去了;本論第五品中說到業的問題,僅舉各種業的名稱而未
加說明,在《名色差別論》則有詳細的敘述,等等。

    關於本論作者阿耨樓陀,除了有幾部巴利文書籍提到他的名
字之外,便沒有詳細年代和史實的記載了;現在只能根據另外一
些線索來推定。從他的作品的跋文等來推測,他曾經在南印旦跋
國的香至城住過,也曾在錫蘭住過。根據緬甸的傳說,他是一位
錫蘭的長老,住在波羅奈羅瓦的摩拉輸麻寺而寫《攝阿毗達摩義
論》的;所以有些學者們估計他是印度人,曾在南印香至城寫過
兩部書,而本論則是在錫蘭寫的。依據南印多林的地方志,在有
學有德者的編年名單中,阿耨樓陀的名字和作品是被列在第七世
紀的巴利文法家之後、還介著另外兩個人的後面,由此確定他是
第八世紀以後的人。我們從他的著作中的思想和教理的發展看,
也是遠在覺音、佛授等論師以後的人。如果依前面所列本論的各
種注疏看,有好幾部巴利文注疏和另一部流行在錫蘭的僧伽羅文
的舍利弗寫的義釋,都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作品。從而我們肯定
阿耨樓陀必是第八世紀以後,十二世紀中葉以前的人那是沒有問
題的了。如果進一步從時代背景和他著書的文體去探討,還可能
得出更接近的年代。上面說過他曾在錫蘭的波羅奈羅瓦住過,本
論可能就在那媦g的。根據錫蘭的史實,從公元前第三世紀,至
公元後第九世紀初,各代王朝基本上都以阿{羅陀補羅為首都,
佛教的三大寺及研究中心也都在那堙A各國前去錫蘭佛教大德,
如覺音、佛授、法顯等人,也都住在那堙C建都波羅奈羅瓦是從
第九世紀中至十三世紀的事。我們知道從公元八百二十八年到一
千零十七年,錫蘭國內形勢不很安定,佛教的中心依然在舊都,
並且對巴利佛學研究也沒有什麼新的供獻。如果阿耨樓陀此時來
錫蘭研究或講學,應在舊都阿{羅陀補羅,不宜在新都波羅奈羅
瓦;同時他能於當時形勢環境不安定的新都寫出一部這麼精拔的
作品,實在是難以理解的。一○一七年到一○七○年的五十年間
,錫蘭曾淪為古里帝國的附庸,新都舊都均被敵人占領,佛教受
到了極大的摧殘。在這個期間,當然很難想像使一個佛教學者在
波奈羅瓦安心著作的。到一○七○年,錫蘭國王毗闍耶跋訶第一
(1059∼1114)趕走敵人,恢復主權,重新建都波羅奈羅瓦之後
,才從事重興佛教,並把佛教的中心事業集中到新都來,還特別
重視與支持僧侶們對佛學的研究的風氣。阿耨樓陀在波羅奈羅瓦
寫出本論,可能是這次復興佛教以後的事。其次,從作者的文體
看,是受了梵文影響的。例如在覺音、佛授等著作中作用的字:
rammana,  kiriya,  kilesa,  c it, ca idha等,在阿耨樓陀的作
品中則寫為:lambana, kriya, klesa, ceti, ceha。這種巴利
語的梵語化的傾向,也是在十一世紀末和十二世紀初的毗闍耶跋
訶第一時代才盛行起來的。從以上幾個方面的推論,本論很可能
是公元一千一百年左右的產物,同時推定本論的作者大約是十一
世末和十二世紀上半期的人。

    關於本論的組織和內容,作者在開宗明義的頌文說:“此中
敘說對法義,依第一義有四種:心、心所、色及涅槃,攝一切法
盡無遺。”也就是說心、心所、色、涅槃四法,是本論的主要組
成部分,可是也附帶地說了許多別的東西。全論分為九品:前五
品說心法及心所法,第六品說色法並略論涅槃法,主題在這六品
中便說完了;第七品是集敘各種法相,第八品是緣起論,第九品
說修定與修慧。若依中國古代的判教來分,也可以說前八品是明
境,第九品是明行及果。全論的總綱似乎很簡單,但內容非常豐
富。下面再逐品地大略的加以介紹:

    第一攝心分別品,是說明八十九心或一百二十一心的。本品
把上座部基本的六種心法(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
識),首先依欲、色、無色界及出世間而分為八十九心。即:(
一)欲界有十二不善心、十八無因心、二十四有因心的五十四心
。(二)色界有善、異熟無記、及唯作記的十五心。(三)無色
界有善、異熟、唯作的十二心。(四)出世間有道與果的八心。
這是八十九心。其次,出世間的八心又開為四十心,加世界的八
十一心,便成一百二十一心。

    本論所說的八十九心,與《清淨道論》第十四品中的識蘊所
說的大致相同,雖然其分類次第及有些各別的名字有差別。可是
對於一百二十一心,在《清淨道論》中僅僅提一下,沒有說明它
的所以然,更無從理解為什麼由八十九心而演成一百二十一心。
本論對這方面則特別加以詳細而明白的敘述。


    第二攝心所分別品,是說五十二心所法的分類及心與心所的
相應關系。(一)關於心所法的分類有:七個名為遍一切心心所
,六個名為雜心所,十四個名為不善心所,二十五個名為善心所
的五十二心所。(二)說明那些心與什麼心所相應。(三)說明
那些心所與什麼心相應。

    對於心所法的分類及心、心所的關係,本論說得簡單明瞭,
反復闡明,比《清淨道論》更有系統,更符合於科學的組織方法
。


    第三攝雜分別品,是論心、心所法有關的許多複雜問題。(
一)敘述八十九心與樂、苦、喜、憂、捨五種受的關係。(二)
敘述八十九心與無因、一因、二因、三因的關係。因,即指貪、
瞋、癡三不善因及無貪、無瞋、無癡三善因。(三)說八十九心
在十四種作用中具有一種乃至五種的作用。(四)說八十九心的
生起、作用與眼、耳、鼻、舌、身、意六門有關係或無關係。(
五)說八十九心與色、聲、香、味、觸、法六種所緣的關係。此
等所緣,又有現在、過去、未來以及無有時間性的區別。(六)
說八十九心與所依的關係。即心的所依有眼根、耳根、鼻根、舌
根、身根、及心所依處(心臟或肉團心)六種。八十九心中,有
的有所依,有的無所依。

    第四攝路分別品。在上一品所說十四種心的作用中,有顯然
表現的意識作用,也有潛伏的下意識作用。顯然表現作用的心的
過程名為“路”,潛在作用的心的狀態名為“離路”。本品是敘
述路心作用(意識活動的過程)。(一)總說心、心所作用的事
項,有六所依、六門、六所緣、六識、六路及六種轉起境的六種
六法。(二)說依於眼、耳、鼻、舌、身五門心的作用。(三)
說欲界意門的作用。(四)說上二界及出世間的禪心作用。(五
)說明在何等的情況下生起何等的異熟心及在何等的“速行心”
之後生起何等的“彼所緣心”的問題。(六)敘述在欲界的認識
過程中及死的時候、在上二界禪定與神通中、在出世間的四道和
四果以及滅盡定等之中的“速行心”各各有幾剎那的問題。(七
)敘述惡趣者、善趣者、無因者、二因者、三因者、凡夫、有學
、無學等在心的活動過程中誰能獲得與誰不能獲得某些“路心”
的問題。(八)敘述欲界、色界、無色界、各各能得生起何等“
路心”的問題。

    第五攝離路分別品,敘述“離路”的作用(下意識的作用)
;這有死、結生及有生的三作用。(一)說有情輪迴的範圍,有
四惡趣地、七欲界善趣地、十六色界地、四無色界地的四地三十
一處。(二)敘述有情在四地中的結生情況以及諸天的不同壽量
。(三)說有四類的四種業,尤其特別詳述不善業、欲界善業、
色界善業、無色界善業的四種以及這四種業和諸心的因果關係。
(四)說有四種死和結生的次第。這是說明了死的原因,死的過
程,死了之後如何再生,生後再死,如是死生相續,猶如車輪。
這塈畯怳]可看到南傳上座部不立“中有”而闡明死生相續的理
論,它不同於有部所說。

    第六攝色分別品。前五品說心、心所法,本品主要說色法,
並略說涅槃法。(一)列舉色的種類:分色法為四種及造色二大
類,再分為十一種,又依各種色的自性區別為二十八種。(二)
依二十八種色的性質而作各種分類。(三)分析一切色法生起的
情況:有的依靠業、心、時節、食物等四種之中的一種而生起,
有的依靠它們的幾種共力而生起,有的則和它們無有關係而存在
。(四)說色聚。分析一切從業等生起的色法存在,都是由許多
物質元素聚合而成,故名“色聚”。把一切色分為二十一聚,每
一聚要由八種乃至十三種的物質元素組合起來。(五)敘述各界
有情,由胎、卵、濕、化四種形式而產生,在產生的時候具有那
幾種色聚,產生之後如何增加那幾種色聚,在死的時候那些色聚
又是怎樣消滅等的問題。(六)論涅槃。本論開頭說第一義存在
的有心、心所、色、涅槃四法,上面已把前三法說完,這堿O略
說第四涅槃法。

    第七攝集分別品,它是廣集經論中重要的法相名數。(一)
攝不善法的四漏、四瀑流、四軛、四繫、四取、六蓋、七隨眠、
十結、十煩惱等。(二)攝善惡夾雜的六因、七禪支、十二道支
、二十二根、九力、四增上、四食等。(三)攝三十七菩提分。
(四)攝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四諦。

    第八攝緣分別品,主要是說十二緣及二十四緣。(一)說緣
起法,即以三時,十二支、二十行相、三連結、四要略、三輪轉
及二根本的七類來敘述十二支緣起。(二)說法趣法,先舉二十
四緣的名稱,然後分為:名為名緣、名為名色緣、名為色緣、色
為名緣、施設與名色為名緣、名色為名色緣等六個題目而說一切
精神物質之間的關係如何,以及在二十四緣中具有那幾種緣。(
三)說施設,在第一義存在的心、心所、色、涅槃之外,另立能
施設(的假法)及所施設(的概念)二種世俗的假名。
    第九攝業處分別品,說修定與修慧。修定的名為止的業處,
修慧的名為觀的業處。(一)止的業處;第一把觀法的對象分為
四十種業處。第二說修定者有貪行者、瞋行者、癡行者、信行者
、覺行者、尋行者的六種不同根性,並且分析於四十業處中那些
業處是適合乎他們的修習。第三根據修定的淺深程度分為遍作、
近行、安止三個階段,並且說明由那些業處而能成就那個階段的
定。“遍作”是初學修定者的預備行為。“近行”是到達安止定
以前的欲界定,約等於北傳的“近分定”。“安止”是屬於色、
無色界的定,等於北傳的“根本定”。第四說觀法的對象有粗有
細而分為遍作相、取相及似相三種。第五說四無色定的程序。第
六關於不得安止定的業處。第七說怎樣顯現神通。(二)觀的業
處:第一說戒清淨、心清淨、見清淨、度疑清淨、道非道智見清
淨、行道智見清淨及智見清淨等七種清淨(其實這七種清淨中的
第一戒清淨是屬於修戒的,第二心清淨是屬於修定的,從第三見
清淨至第七智見清淨論修慧的才是屬於觀業處的範圍)。第二說
屬於慧方面的空、無相、無願的三解脫門。第三說由修慧而證出
世間的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等四種聖人。第四說由
聖人而得果定與滅盡定的差別。

    關於本論的產生年代、組織內容和重要地位等方面,都已大
略地加以介紹。最後,我很高興地告訴讀者,本論全文,由中國
佛學院上座部佛學研究組師生們的共同努力已譯成漢文,不久將
可和大家見面了。

                             1962年5月寫於中國佛學院


※※※本 Htmled 版權屬十方法界,歡迎複製流傳;※※※
※※※法義尊貴,請勿商品化流通!※※※


  • 回到上一頁(論文目錄)

  • 回到南傳法句經。

  • 回到府城佛教網
  • 歡迎指教!